“不孤立做电影”腾讯影业新战略发布

2017-04-28 16:25 来源:红网 
2017-04-28 16:25:27来源:红网作者:责任编辑:李超

  4月20日,腾讯召开了一年一度的UP腾讯互娱发布会,与往年一样,发布会依然是上午和下午两个环节,下午是很多人关注的游戏部分。

  不过,我比较关注的,还是上午的整体战略、文学、动漫和腾讯影业的部分。尤其是腾讯影业,有几个大动作,这对未来的电影市场,应该会产生不小的影响。这些大动作,概括说来,就是「不孤立做电影」。

20170427054250632

  我们或许可以将这种「不孤立」,看作是互联网文化与电影产业之间的声息相通。著名的第五代导演黄建新在发布会上说,互联网文化对传统文化有着巨大影响,互联网文化有着先天的商业基因,而电影也是一张票一张票卖出来的高度商业化产业。从这个角度上来看,与互联网的合作,其实在这几年让电影受益不少。

  互联网文学的电影改编作品就是例子。而互联网文学是一边写一边读的「现在时态」,是有读者与作者互动的「群体效应」,这和电影的本质也比较接近。因此,互联网文化对电影产业的进军,有着相当多的可能。

  马化腾曾经说过,腾讯只做两件事:第一,是基于我们的社交平台,连接一切;第二,是数字产业内容。腾讯影业在他们创立之初,就说过,要「不孤立做电影」,马化腾所说的「连接」,其实就是腾讯影业所说的「不孤立」。

  腾讯影业的确也利用了不同领域之间的互动性,去年他们和传奇影业合作的《魔兽》,就是游戏领域、电影领域以及粉丝效应之间联动的案例。而在今年的发布会上,我们会看到,这种「联动」变得更加广泛了。这从他们的新计划中就能看出来。

20170427054251748

  《魔兽》(2016)

  影游联动,其实早就有了

  作为一家互联网大佬,腾讯其实早在5年前就关注到了这个动向,提出了「泛娱乐」的概念,有了不少影游联动的尝试。所以IP联动成为了腾讯这次发布会中最重要的部分,也是与「不孤立做电影」联系最紧密的部分。

  简单的说,就是用一个或多个IP把不同的文化领域连接起来,扩大IP的影响力和效应。这里面的第一个项目,就是《择天记》。

20170427054251940

  《择天记》

  《择天记》原本是阅文集团旗下的连载网文,是猫腻创作的一个东方玄幻背景的小说,在网文大热之后,已经被改编成了电视剧,最近正在播出,演员中有鹿晗、古力娜扎这样的新生代演员,对于一部剧集来说,阵容和投资都不算小。

  而腾讯影业宣布,除了电视剧之外,《择天记》还要被拍成电影,电影的监制将会是第五代导演中的黄建新。

  黄建新是第五代中比较特殊的一位。在民族美学盛行的第五代里,黄建新的作品则透露出了奇诡的黑色风格。不管是带有讽喻的《黑炮事件》,还是极为少见的国产科幻作品《错位》,即便放到现在来看都是十分先锋的。

  《黑炮事件》(1986)

  黄建新在之前,已经监制过了叫兽易小星的《万万没想到》。选择他来监制《择天记》这样的属于年轻人的玄幻作品,想来也是看中了他对网生代的接受能力。他说:「希望参加这次的改编或者是创作,能够把网络文学的特质带到电影里,也希望这种特质能给电影带来一些变化。」

  《万万没想到》(2015)

  而《择天记》在拍摄电影的同时,还会上线手游和其他的授权衍生产品,是文学、剧集、电影、游戏和周边的多方联动。除了《择天记》,腾讯对《十万个冷笑话2》,科幻IP《拓星者》等也会有类似的操作。

  文学、漫画、剧集和电影之间的联动,近期在国内是一个非常明显的潮流。比如从小说走到电视剧、再上线手游的《花千骨》,就是15年比较现象级的作品。在未来,这种趋势肯定还会更加火热。在这次的发布会上,「不孤立做电影」的实践,不过是把IP联动和泛娱乐,又往前推进了一步。

  《花千骨》(2015)

  在这个进一步里,如果说,黄建新导演监制《择天记》,属于和行业大咖合作的一部分;那么,以《我叫白小飞》(原名《尸兄》)为代表的另一部分,则延续了《魔兽》中外合作的道路,在IP联动上,实现了国际化。这其实也是最让人期待的部分。

  《我叫白小飞》曾经是一部叫做《尸兄》的漫画,现在已经由腾讯影业和开心麻花联合开发成舞台剧,在巡演中反响不错,未来也要被改编成电影。这是一个在国产电影中从来没有过的和僵尸有关的故事,导演将会是《功之怒》的导演大卫·桑德伯格。

20170427054254864

  漫画《尸兄》

  这其实是「IP联动」在更广泛意义上的一种联动,大卫·桑德伯格的导演风格很Cult,也拍过《关灯之后》这种恐怖片,对于《我叫白小飞》的僵尸喜剧来说,大卫·桑德伯格非常适合。

  除此之外,《藏地密码》《西行纪》也会成为中外合作的领头者。《藏地密码》将启用中方新人,邀请好莱坞编剧团队来打造剧集。

  而《西行纪》作为一部有30亿点击的港漫,也将遵循动画—影视—游戏的开发路径,学习日本,和百漫公司合作,登陆欧洲、韩国和东南亚市场。在海外的这部分动作,或许能让我们有更多「走出去」的期待。

  漫画《西行记》

  如果细数一下腾讯现在已经公布的项目,我们可以看出,腾讯在选择IP的时候,是有考量IP本身的「互联网性」的。因为,腾讯本身就是一家互联网公司,有强大的粉丝和用户文化,多年来运营用户的经验让他们对网性的把握很到位。

  腾讯有着其他互联网公司和传统电影公司都无法匹敌的用户基础,它的社交平台所网罗的用户,很大部分都是影视作品消费的中坚群体。中国电影的观众平均年龄只有20出头。

  腾讯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,要利用起自己手中的内容资源和用户基础,比如《择天记》,就是网络文学榜的top10作品,少年轻狂的主题也很受年轻人的欢迎;而《斗破苍穹》则是起点网首部点击破亿的作品。

  如果要总结一下的话,这些作品都是具有极强的感染力和自传播力度的「头部内容」。非常适合被制作成面向年轻人群体的文化商品。

  互联网进入电影业的壁垒?

  发布会上的第二个动作,是与传统的影视公司工夫影业合作。在发布会上,腾讯影业的CEO程武宣布,与陈国富的电影公司工夫影业已经达成战略合作,双方合作的第一部作品将会是刘亦菲和冯绍峰主演的《一代妖精》,而腾讯影业也将会投资工夫影业接下来的一些作品。

20170427054254148

  《一代妖精》

  腾讯作为一个传统的互联网公司,虽然毫无疑问是行业前三。但如果放到电影圈来说,腾讯影业其实还是年轻的力量。年轻有年轻的好处,也有年轻的不足。腾讯在运营用户,制作IP上老道,但在制作电影内容上却并非如此。

  电影制作,更多层面上还是具有壁垒的技术行业,虽然互联网公司这几年总在说打破行业壁垒,但其实要真正进入电影制作行业,依旧是一件比较艰难的事情。

  不过,与工夫影业这样的传统电影公司合作,或许是一种融合的契机。合作,意味着腾讯影业这样一个互联网公司转型的影业公司,开始往更加专业的方向尝试。我们或许可以预想,腾讯影业与传统电影公司合作出来的作品,在电影化的同时,又能够具有网性。

  选择工夫影业显然也有着「网性」和「年轻化」的考虑,相对于中影、华夏这样的老派电影公司而言,工夫影业也是一个年轻的公司,出作品比较细致,目前只有《火锅英雄》《寻龙诀》《少年班》三部作品。

  《火锅英雄》(2016)

  更为重要的是,工夫影业在导演陈国富的领头下,扶持了肖洋、杨庆等年轻导演,因此对新生代的改编作品也会比较好把握,小说改编的《寻龙诀》,就是类似的案列。而对年轻人的扶持,刚好又对应了腾讯影业的第三步计划。

  《寻龙诀》(2015)

  新媒体人也能拍电影了?

  对新人的扶持,是腾讯与在黄建新、陈国富这样的大咖合作之外的第三步计划。

  腾讯影业在发布会上宣布设立副牌「春藤电影工坊」,由腾讯影业、爱奇艺、二十世纪福斯、新片场、伯乐影业、毒舌电影旗下好家伙影业联合推出旗下的第一个项目「比翼电影计划」,要以10部腾讯动漫的原创动漫IP为基础,投资10位年轻导演拍10部网络大电影,为电影界输送新力量。

  虽然10个新导演10个网络电影计划没有公布具体名单,但肯定会有一种更加多元、更加年轻化、更加网性的趋势。

  因为腾讯影业在此前支持的一些电影项目中,就已经透露出了这样的走向。比如马凯导演的国产恐怖片《中邪》,就带着伪纪录片和直播的格调。而科幻电影项目《拓星者》的导演,则是从影评人转行开影视制作公司「太空堡垒」的张小北,也是转行做导演的新人。

  《中邪》(2016)

  扶持新人是一件需要大力投入的事情,腾讯在这件事情上有足够的基础,也有足够适合的IP去被改编,网络大电影,毫无疑问是进入真正的电影行业之前的一次试金。也是腾讯和这些携手的年轻平台相对来说比较拿手的部分。

  作为文化产品的影视作品,向来就和改编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。影视和游戏联动的操作,在西方也有着很深的渊源。斯皮尔伯格的电影《E·T》和特工片《007》系列,就都有改编的游戏产品;而《生化危机》《最终幻想》等系列电影,也都是从游戏改编而来;舞台剧和电影之间的互动,则更是频繁。

  《生化危机:终章》(2016)

  在互联网已经侵入我们生活的当下,它具有强大传播力的特性无疑也影响了各种文化作品间互动的特性。在互联网时代,改编并不只在于文学—电视剧/电影,而是更加多元的。游戏、舞台剧、文学、漫画都能改编成影视作品,而影视作品,也能反向进入游戏、舞台剧、文学、漫画这些领域。

  改编在当下,已经有了一种多方向的流动性。它们早就已经不再是单独的文影联动或者影游联动,而是一种更加广泛的联动。未来一定会是是泛娱乐化的,游戏、电影、舞台剧、电视剧之间将会相互带动融合,IP则成为了打通这些领域间的工具,让它们在相互独立的同时又互通有无。

  以前我们往往觉得,一部作品被改编成了一种电影,就意味着在这个产业闭环收益上的终结。

  而现在,电影已经并不是IP改编的一个终点了;相反的,它只是一个中点而已。

  说不定以后,我们也能看到属于中国自己电影产品的主题公园。(文 | 思嘉)

[责任编辑:李超]
推荐阅读
    正在加载中......


手机钱柜老虎机

钱柜老虎机版权所有

光明日报社概况 | 关于钱柜老虎机 | 报网动态 | 联系我们 | 法律声明 | 光明员工 | 钱柜老虎机邮箱 | 网站地图

钱柜老虎机版权所有

  1. 光明日报客户端
立即打开